天极传媒:
天极网
比特网
IT专家网
52PK游戏网
极客修
全国分站

北京上海广州深港南京福建沈阳成都杭州西安长春重庆大庆合肥惠州青岛郑州泰州厦门淄博天津无锡哈尔滨

产品
  • 网页
  • 产品
  • 图片
  • 报价
  • 下载
全高清投影机 净化器 4K电视曲面电视小家电滚筒洗衣机
您现在的位置: 天极网>新闻>

战神纪事

YESKY 2000-05-25 00:00 我要吐槽
词曰:冬意入芭蕉,不雨潇潇,闲庭如此好良宵,月白缠绵花自媚,人自无聊。
别恨几时销,认取红绡,风筝音苦雁书遥,醒着欲眠眠着醒,灯也心焦。
话说明朝末年,朝迁腐败无能,苛捐杂税繁重,人民过的是种艰苦的生活。更甚的是武林邪派魔教在消失了五十年后,一夜之间将其势力渗透入江湖各个角落,魔教神出鬼没,奸杀掠夺无所不作,无疑是给百姓雪上加霜,社会一片混乱。当时江湖最负盛名的是兰般若大师,他在年轻时候就已名震天下,然而他淡泊名利归隐山林研究武功精髓,少年孤星寒自小随大师习武,资质聪明过人深受大师喜爱。

一日,江湖最为传奇的剑客独孤笑上山拜访大师,大师答应让弟子星寒助他对付魔教以解救苍生,于是星寒奉师父之命即刻下山,到西湖山王庙去寻找独孤笑,这也展开了他第一次的江湖之旅......

第一回:双姝偶邂逅 只身访风云

孤星寒来到西湖洒馆外,在墙上看到了魔教长老白蛟强悬赏捉拿独孤笑的告示,得知那个白长老在魔教中是个呼风唤雨的人物.走进酒馆与小二对话,打听山王庙的位置,正说话间,一位泼辣刁蛮的姑娘走了进来,探听之下知道她叫那婕。两人分桌而食,这时一个无赖倚天剑带领打手走了进来调戏那婕,孤星寒见状与那婕联手击败了倚天剑及打手,而那婕却赶尽杀绝上前将他们尽数斩于地上,孤星寒一边叹她戾气太重,一边又看她出招手法似与自已同源,上前问她师承,才知她的师父就是末谋面的师伯兰挺初,于是决定先将这个麻烦师妹安顿下来再说,以免魔教人马将她追杀。

出酒馆来到前方的树林,忽听林中发出异样的声音,原来是魔教中人在围攻一名女子,在将魔教人马击退后得知那女子名叫伍婉青,原是督军伍满章的女儿,伍婉青看天色将晚,诚邀两人到府上休息过夜,两人想是官门府第多有不便就婉言推辞了。伍婉青走后,星寒扶了受重伤的那婕出了树林行到南方找到了一间民居,刚走入院落,身后围上了三名魔教徒,星寒一人将其击退,看看周围杀气弥漫,心想还是到伍府去安全些,女孩子间互相也好照料也可以避开魔教的追杀。在百药山南找到伍府,与伍满章对话,伍满章对两人谢过救女之恩,当即吩咐下人安排了房间。而星寒则匆匆出了伍府去找那位郎中先生。往西南来到医所,听邱夫人说郎中已去百药山采药去了,别过邱夫人返回伍府府附近北上百药山,在山顶上遇到两名歹徒正要伏击郎中,出手打跑了歹徒,邱郎中上前言谢,孤星寒将那婕重伤,四处寻医的事说 芍性艘话蜒┮┎荩鸸芍蟹祷匚楦诜考渲薪菀┙桓宋橥袂啵伤搴酶擎挤隆?

星寒步出房间,看月黑风高已是二更,自已正好依计划去山王庙去会独孤笑。出伍府往西北方向掠去,找到山王庙后与独孤笑谈话,独孤笑说中原五大掌门不知何故被魔教所拘,这其中定有阴谋。他刚才上山时碰到一个女真密使,出手制服后从他身上搜出了一封密信,是关外的可汗努尔哈赤写给魔教教主的,于是独孤笑安排星寒去找邱郎中易容成女真密使,带着信件去风云岛去找魔教,探听一下魔教拘捕五大掌门的用意,还有他们与关外可汗的关系。

刚走出山王庙,几名魔教徒便围了上来,两人联手将之击败后,独孤笑交给了星寒一封密信,星寒别过独孤笑一路去寻找邱郎中。南行到了医所,星寒将密信交给了邱郎中,邱郎中不一会儿的工夫将星寒易容成了女真密使,星寒告别郎中往东北行到船坞,那船夫却说什么也不肯开船出海,寒星猜测他是在等什么人,便将那封密信给他看了一下,那船夫知道是独孤笑派来的人,便出海将星寒送到了风云岛上。

第二回:擎剑英雄气 看月儿女情

出了船坞往东来到魔教大门,星寒道明来意,教徒们仍不肯放行,有信物也不行。无奈下了山坡南行进入兽头村,在村北找到叶家寡妇,想让她煮一碗牛肉汤送到山上去可牛肉汤已卖完了,星寒满口应承和谎话,好不容易才弄到了一碗牛肉汤。返回魔教大门将牛肉汤交给守门教徒。进入大门后,往右来到魔教一层,星寒将那封密信交给了长老,长老让他到二楼去休息。星寒并没有急着去二楼,在一楼与一名侍从对话后,然后到厨房去找吃的,在对厨师一番奉迎后,从厨师口中套出了不少的信息,教星寒冒冷汗的是,关外可汗的女儿女真格格也到了风云岛上,现在她正在与长老密谈,如果让她认出自已这个冒牌货可就糟了。另外知道五大掌门就被关押在地牢中,一会儿厨师会去送饭,要赶快救出来才行。星寒在和厨师谈话后,趁他不注意从右边的木柴上偷到一把铜钥匙,然后走到楼梯旁听到了密室内长老与女真格格的谈话。

上楼梯到二层,看到二名士兵正在把守一个房间,里面似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下楼找厨师闲聊,向他买过两条醺鱼,然后下山到西边的渔村酒馆里买到了一瓶女儿红。回到山上魔教二层,将醺鱼和女儿红交给士兵,士兵们兴高彩烈地下楼吃东西去了,星寒进入房间从床头找到了一把银钥匙,思忖着还是赶快救出掌门人吧!来到左边的房间进入密道,里面有两个门,在左边的门上使用铜钥匙冲入牢房,杀死三名守卫后替五派掌门解了穴道,掌门们说出他们是被一个会幻术的女真格格所擒,星寒劝他们不要在魔教中耽留,还是回到中原各派再议后事。出了牢房在右边的门上使用银钥匙进入密道,走出密道后来到了后山的一条山道,循山道进入东云观,看到独孤笑正在与魔教教主大天魔对战,两人在合力杀死大天魔时,独孤笑身中了敌人的一记厉掌自知不治,叫星寒去华容城去找一个叫芝麻的女人,和她一起打入魔教。星寒自不会仍下独孤笑不管,先背着他冲出魔教再说。

两人一路冲下魔教来到船坞,后面的教徒已追了上来,击退他们后进屋与船夫交谈,两人乘船返回了西湖。刚刚上岸魔教的人马又出现了,这时那婕现身以利落的剑法杀败了他们,而那婕对星寒当日不告而别很是生气,嗔怪之意溢于言表,交谈之后两人和好如初,决定先将独孤笑安置下来再说。

三人南行来到伍府,在将独孤笑托付给伍满章后,星寒和那伍两位姑娘去找邱郎中。在医所见过郎中,他说只有毒花才能救治大天魔七毒掌之毒,就在这时,一位伍府仆人跑进来说伍府已遭到了魔教的洗劫,老人夫人已遭到不测,于是一行人急忙返回到伍府。刚一进门,但见残垣断瓦满目凄况,一把火已将伍宅烧了个干净。在将宅内的教徒杀灭后,伍婉青当时昏倒在了地上,这时郎中走进大门,让星寒去百药山去找冰果来给她治病,那婕也执意前往。

两人上到百药山,那婕向星寒表达了自已的爱慕之意,而星寒也是个多情种子,说话逗得小师妹轻涡浅笑,意态娇憨。在二层台阶的右边树上摘到冰果,刚要下山碰到了一伙强盗,杀败他们两人快速返回到医所将冰果交给了邱郎中,星寒说出要去华容城的打算,那婕也要随行,而伍姑娘和独孤笑则暂留在医所治疗。

往东北来到船坞,打败了三名拦路的魔教徒,搭乘船夫的船一种来到了华容城,来到酒楼找店小二打听一下,小二不肯说,那婕上前一番修理,小二说出了她的所在。往西进入一座大院落,与院中的芝麻交谈,芝麻叫星寒等人先到马迹塘找丐帮打探一下消息,而她则去看望独孤笑。

别过芝麻,在码头边乘船来到了马迹塘,到西边的墙外找到一名丐帮弟子交谈,得知帮主现在大广庙。往西过桥在一庙前找到了翁天祥,得知伤他的魔教人马还在庙里面,到前方将魔教人物荡平之后,翁天祥上前道谢,说明天会到华容城客栈去找他们。

离开了大广庙乘船回到了华容城,在客栈住下后天色已慢慢地黑了下来,星寒和那婕把手促膝共赏月色,不由千缕情丝,万种心情,一番对末来家园的暇想尽付清风......

第三回:独孤失佳侣 星寒见情人

当星寒醒来时订上已不见了那婕,这时翁天祥帮主前来造访,星寒向他打听女真与魔教的关系内幕,翁帮主说女真与魔教内外勾结是想利用某个时机大举挺进关内。当年魔教的创办人屈凌尊创了魔教的武功心法,但传说他曾有一个绝美的恋人叫芙蓉,可后来不知为何两人反目成仇,芙蓉就破解屈凌尊的心法写成了一本芙蓉秘笈,据说烟溪镇天山剑主懂天下知道这本秘笈的下落,如果能找到芙蓉秘笈的话,就可以用它来对付魔教的武功了。

星寒别过了翁帮主,到码头乘船返回到西湖,到医所见过独孤笑和芝麻,得知独孤笑的伤已被郎中治好了,于是独孤笑和伍婉青加入队伍,芝麻则被独孤笑逼着赶往华容城。三人一行乘船来到了烟溪镇,往右穿行过了几座木桥,在一间要屋内见到了一个假冒的懂天下,与之交手却难敌对方人手众多,渐渐地落出了败象(此战必败),而就在危急的关头芝麻出现了,她上前拼力抵住了敌人,独孤笑等人趁机逃了出来。

三人进入前方的地牢,在房中找到了真的懂天下,原来是他们在与魔教谈判时遭到了人家的暗算,才落到这般田地。接着懂天下说芙蓉秘笈几经辗转已落在了女真族的手上,当年的云芙蓉在雪地绝域恰为努尔哈赤所救,这本秘笈从此就保存在女真族内。若想得到它要先到努尔哈赤营房附近找到管婆婆,她对时势相当地熟悉......当众人得知了芝麻被魔教严刑打死的消息时,均感到悲痛万分,当务之急是先冲出这间牢房再说。

将牢房门口的敌人杀死后冲了出去,独孤笑痛哭连声,为失去一个心爱的女人而心折悲伤,星寒劝慰几句,也不由泪湿满襟。

出了烟溪镇找到了管婆婆的茶馆,在与之交谈后,管婆婆答应帮助三人出关,而就在这时浦铁衣率领几名女真士兵赶到,将他们打败后管婆婆将三人带入了地底密道。绕出密道后来到塞外,三人依管婆婆的建议出其不意杀入到兵营,在打败门口的几名守卫后,独孤笑旧伤复发,三人只得到附近找了间客栈休息。

星寒和独孤笑在房间内讨论着各自的感情问题,星寒说出自已一直将伍婉青当作妹妹对待,恰巧被门外的伍婉青听见,当伙计说婉青已被女真人抓走时,着实叫星寒大吃一惊,他别了独孤剑径闯军营,在一帐篷内遇到一女子背影甚为熟悉,相看之下意是那婕,两人一时握手无言......朱来那婕就是那个女真格格!

孤星寒心绪纷乱,爱恨情仇一时堵上心头,当那婕知道星寒如此犯险闯入重地是为了救伍婉青时心里也是醋海微波,说笑几句两人终于和好,星寒要那婕帮她去取芙蓉秘笈,而那婕说女真一年一度的格斗大会就要开始了,要他取得优胜后就可以避人耳目留在她的身边了。

第四回:秘笈破枭道 战神隐泉林

来到北方在帐见到努尔哈赤,努尔哈赤宣布比武开始,孤星寒应付一场车轮大战,大败四大高手终于取得了优胜,努尔哈赤这时带领他们来到了北边的老爷庙,努尔哈赤说出欲将那婕嫁给托贝之意,那婕坚决反对,说出要比武招亲的意思,于是孤星寒与托贝一场决斗托贝落败后悻悻离开。

夜幕垂落,营帐内灯火通明,文武满座,努尔哈赤同意将格格下嫁给星寒,而星寒心潮迭荡,想起了民族仇恨便张口推辞了这门婚事,一句话令可汗大怒,百官震惊,而那婕也哭咽着跑开了。就在这时,探子来报说托贝已起兵造反了,众人闻讯一起朝帐外涌去。看帐内寂无一人,星寒不由暗笑,抓紧时间寻找芙蓉秘笈,不想刚走出大帐就被努尔哈赤逮个正着。押入大帐后,努尔哈赤问了半天星寒也不吭一声,于是一声令下将他打入大牢听候处置。

当那婕欲进入大牢营救星寒时受到了两名士兵的阻拦,那婕挥刀杀死了两人将星寒营救出劝他快逃......星寒回到客栈不见了独孤笑和伍姑娘,向小二询问才知两人去了军营,想必是去营救自已去了,忙抽身返回军营,正看到独孤笑和伍姑娘和女真兵一场大战,上前帮他们打败敌兵,这时努尔哈赤出现在他们身前,下令军马将三人捉将起来大刑伺候,那婕上前苦言相劝并以性命相要挟,努尔哈赤见状也是无奈,只得下令放了三人,同时也与那婕断袍绝亲。

出了军营往东走小路,向北上雪山来到了藏风居,那婕上前与师父交谈,说出要去军中宝库的意思,师父却沉着老脸不肯让她去这时那婕撒娇道出星寒悔婚之事,星寒说出民族之争,满汉之仇,那婕师父也不由叹了口气,将一张宝库的地图交给了那婕。下雪山绕向南方军营,由一个营帐中摸下地道,穿出这条漫长的迷宫,可在一座古墓前见到一位不知名老人,在与老人的大对战中,独孤笑再次身负重伤。打败了老人,独孤笑将抢得的芙蓉秘笈交给了独星寒,让他回到中原后尽快练成这本秘笈,全力铲除魔教势力,并让星寒以后要好好善待伍婉青,说着他便瞌目而逝......

将独孤笑掩埋后,那婕与星寒一番对话,知道自已虽是款款深情,也再难以化解星寒心中的国恨族仇。星寒走了,带着她的爱情,也背负着艰巨的使命返往中原,那位伍婉青姑娘追随在他的左右,那婕泪眼婆娑,愁肠千结,任风中的悲咽,心灵的凄喊,却再也唤不回她的星寒哥哥了......

两年之后,魔教在中原的势力渐渐匿迹,人们都在谈论一个叫孤星寒的侠少,久之人们都习惯地称他为战神。然而人民的日子并没有真正地好起来,朝廷腐败,恶吏如狼,整个中原如人间地狱。当夜空中硕石滑落天际,有人说这个朝代已注定要灭亡了。清朝建立,人民过上了和平富足的生活,战神的名字也渐渐在江湖中隐去,传说曾有一个猎人在山林中见过战神,他和一个女人喝酒赏月,一双子女在旁边无忧地玩耍着,他们的笑声在空寂的山谷中传出好远,好远......
作者:YESKY责任编辑:)
请关注天极网天极新媒体 最酷科技资讯
扫码赢大奖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笔记本手机数码家电